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汽车 > 四大原因解释吉利为何,低端电动车共享化能否

四大原因解释吉利为何,低端电动车共享化能否

2019-11-20 14:29

康迪今年第一季度净利亏损约4800万元,知豆同期亏损约8800万元。

7月25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与吉利控股订立总体出售协议,将以总价人民币13.46亿元出售旗下康迪、知豆两家合资公司的股份。吉利汽车分别持有康迪、知豆50%和45%股份,其中7.25亿用于出售康迪事项、6.21亿用于知豆出售事项。

“计划赶不上变化!”7月31日,吉利一位高管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吉利汽车出售知豆和康迪低端电动车业务的原因。

吉利汽车分别持有康迪、知豆50%和45%股份,因政府对新能源补贴政策有所调整收紧,吉利汽车担心康迪/知豆这种亏损会演变为常态从而影响全年业绩表现。7月25日晚间,吉利发布公告透露了要转卖知豆的真正原因。

从公告透露的信息来看,吉利汽车出售康迪和知豆主要有四大原因:

7月25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与吉利控股订立总体出售协议,将以总价人民币13.46亿元转让旗下康迪、知豆两家合资公司的股份。

图片 1

一,专注高端提高品牌形象。康迪和知豆主要生产微型纯电动汽车,吉利汽车认为这两家公司生产的电动汽车相对低端、售价低廉,且该电动汽车一般速度较低,充电范围较狭窄,技术较低端。吉利计划巩固及增加产品组合,并透过专注于相对高端汽车进一步提升品牌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与6月份公布的即将由第三方“接盘”不同,此次吉利汽车将康迪、知豆两家合资公司的股份转到吉利集团旗下,也就是说,此次交易实际上属于集团内的一次关联交易,是由吉利汽车母公司吉利集团接盘“知豆们”。

左手卖右手

二,缺乏控制权和影响力。吉利汽车在公告中提及,康迪和知豆都是合营公司,合营公司的经营策略必须由吉利汽车和其他投资方共同决定,根据吉利汽车原先掌握的股份,这就意味着吉利汽车对这两家公司的日常管理并没有拥有大部分的控制权及大范围的影响力。

母公司接盘是第三方收购条件尚未谈妥情况下的缓兵之计还是另有原因?上述吉利高层透露:“我们对低速电动车有些战略设想。”

康迪和知豆两家公司产品均为微型纯电动汽车,吉利汽车公告将其描述为:“相对低端的电动汽车,一般速度较低、充电范围较狭窄且技术较低端,因此售价亦较低”。公告还称,吉利汽车对康迪、知豆的股权投资被视为相对被动投资,原因是吉利汽车对两家公司日常管理并不拥有大部分控制权及影响力。加之中国政府出台不利政策及经营环境不断恶化,吉利汽车难以对康迪、知豆施加重大影响力。

三,亏损过大。康迪今年一季度净利亏损约4871万元,知豆同期亏损约8887万元。如此下去将对吉利汽车2016年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吉利集团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90%的新能源汽车化,虽然“知豆们”目前亏损严重,但并非未来没有市场,而此时由集团接收,有一种猜测是“孵化”项目。

6月22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曾谋求将知豆部分股权出售给一家第三方公司,但因有关订约方未能就具体条款达成协议,上述交易未能落实。7月25日,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拟以13亿元价格将持有康迪和知豆这两家合营公司的股份全部出售给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共持有其42.98%股份,另吉利控股是注册于浙江杭州的私营公司,由李书福及其儿子李星星分别拥有90%和10%权益。

四,新能源政策生变。近期中国政府发布有关补贴资格和免税的政策会对康迪和知豆旗下的产品组合不利。吉利汽车认为康迪和知豆的未来前景不确定,担心这种大额亏损会演变成为常态。

就在吉利汽车转让康迪、知豆的同时,吉利专车业务——曹操专车正在加紧推进。在7月15日吉利汽车公告中,吉利集团副总裁刘金良辞去上市公司执行董事,知情人士透露,李书福希望刘金良集中精力做大做强吉利共享汽车业务,而如果运作得当,低速电动车在共享业务中,可能承担重要角色。

收购两家公司扩大产能

吉利此前已于2016年6月22日发布拟出售知豆汽车股权的公告,并解释是为了帮助知豆争取独立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汽车产业政策要求,已经在册的整车生产企业不能单独申请电动汽车公告。由于吉利汽车公司是在册整车企业,并且是知豆的控股股东,所以知豆的电动车不能单独申请国家公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实现知豆电动车拿到独立的公告,吉利汽车愿意部分减持知豆股份。

“知豆们”拖累上市公司业绩

出售康迪、知豆是吉利汽车产品定位调整的结果,吉利汽车已将产品瞄准中高端。7月20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计划以共14亿元价格收购宝鸡吉利汽车部件有限公司和山西新能源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两家公司的最终控制人均为吉利控股。该收购计划同样需要特别股东大会批准。

因吉利汽车拟出售知豆股份的消息,有媒体报道吉利将出售康迪电动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引发市场和投资者猜测,对此吉利还于6月27日曾作出澄清声明,表示对康迪电动汽车集团的未来充满信心,暂时没有出售持有的康迪电动汽车集团股权的计划。然而事情反转也来的迅速,仅一个月后,吉利就发布通告将同时出售知豆与康迪合资公司股份。

7月25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以总价人民币13.46亿元转让旗下康迪、知豆两家合资公司的股份出售给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意味着“知豆们”正式被剥离。

上述公告还透露,宝鸡吉利下属宝鸡制造厂预计今年9月前完工,将配备生产新型高端轿车及SUV车型的能力,设计年产能为20万辆汽车。山西新能源同样拥有一家工厂即山西制造厂,该工厂将配备生产新型高端轿车及中高端电动汽车车型的能力,设计产能为年产10万辆汽车,目前正处于最后施工阶段,预计2016年第三季度投产。收购新工厂将有助于吉利汽车扩大SUV等紧俏车型产能。吉利汽车7月6日公布今年上半年销量数据,较去年同期增长11%至28万辆,完成全年60万辆目标的47%。

吉利方面表示,旗下控股子公司一直为康迪和知豆合资公司提供汽车零部件,待该出售事项完成后,还将继续向康迪和知豆提供汽车零部件,但是由吉利控股集团供应。近日吉利集团将召开股东大会以考虑及批准此次出售事项,知豆、康迪两家微型电动汽车企业或将迎来巨大变动。

“上市公司未来会聚焦在类似于帝豪电动车这一类产品上。”吉利高层透露。定价20万以上的帝豪电动车,是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的中高端产品。

除了有助于吉利品牌“向上走”,吉利汽车将康迪、知豆出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两者目前业绩不佳,影响上市公司业绩。

去年1月,吉利集团与新大洋机电集团、金沙江创业投资公司三方合资组建吉利新大洋合资公司,生产和销售知豆电动车,公司注册资本为11.1111亿元,吉利在其中占有45%的注册资本;吉利持股康迪的比例为50%。从账面上看,吉利此次转让两家新能源公司,获利并不算多。

不过,从上市公司业绩来看,康迪今年一季度净利亏损约4871万元,知豆同期亏损约8887万元。如此下去将对吉利汽车2016年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康迪、知豆股份转售给吉利控股集团后,将减少对上市公司吉利汽车业绩的影响。

相反,在上市公司,吉利新能源的中高端产品销售正在走强。吉利帝豪EV继续延续单月过千销量,6月销售1334辆。如果能够集中精力提升定价超过20万元的帝豪EV,显然无论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还是品牌,都有正面的作用。

为什么没有卖掉?

“知豆们”在出售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发生了变化。一个月前发布的公告中,吉利公布消息称,拟将知豆部分股权出售给一家独立第三方公司。

但在此次公告中则称:“由于有关订约方未能就拟定出售之具体条款达成协议,该出售未有落实”。

是吉利不想卖了,还是原来接盘的第三方发生变故?目前难下判断,不过数据显示:康迪熊猫在4、5月份呈现恢复性增长,而销量的爆发最终在6月出现,高达4670辆;同样吉利知豆车型在5月销量恢复至1071辆后,6月销量继续攀升至2363辆,实现成倍增长。“知豆们”业绩突然好转。

另外,新能源汽车的资质也是问题。如果离开了吉利集团,“知豆们”必须被一家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接收,才能生产和销售汽车,而具备汽车生产资质的买家,几乎都已进入新能源领域。

资质的限制,导致李书福很难卖个好价钱;而另一方面,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现实存在,吉利此时放弃这块市场,是否正确很难说。

低端电动车选择走共享化

在公告中吉利表示,当时入股“知豆们”确实出于“被动”,加上“知豆们”生产的电动汽车相对低端、售价低廉,且该电动汽车行驶速度较低,充电范围较狭窄,技术较低端,与吉利“向上”的整体战略不符,吉利到了完成历史使命抽身而退的时候。

不过,“知豆们”确实为吉利冲了量,康迪在2015年电动汽车销量超2万辆,知豆同期销量6000辆,使吉利在新能源产品销量上,走在自主品牌前列。

此外,吉利正在推进的分时租赁汽车共享业务上,也有“知豆们”的身影。去年11月,吉利集团与康迪等企业联合签署了共同构筑“汽车共享4.0”的“西溪谷宣言”。

“汽车共享4.0”的设想,是建立在吉利集团已在运作的微公交项目上,而其运作主体就是康迪电动汽车推出的微公交。

“智能化、无人驾驶、新能源的发展趋势,是汽车界达成的共识。”李书福强调,如果企业不能抓住历史机遇,就可能被淘汰。

在去年12月的互联网大会上,李书福曾明确表态,与互联网汽车相比,传统汽车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但是,传统企业要成功,全新汽车生态的打造是不可避免的。

李书福正在全方位押注新能源汽车,他曾前往冰岛,用4550万美元投资,换得了冰岛一家公司的股东身份,“冰岛碳循环国际公司”的技术是利用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制取甲醇,甲醇燃烧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但这更像是一个能源领域的理想国。

以帝豪EV电动车为主力的中高端化,还是以“知豆们”电动车为主力的低端化,李书福也很纠结。一个折中的办法是,在打造“曹操专车”的同时,将“知豆们”从上市公司剥离,放到集团“孵化”,进行技术和产品的的升级,打造类似于“微公交”等低端共享业务。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原因解释吉利为何,低端电动车共享化能否

关键词: